乖 摸摸头

大家都爱白月光(一发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活色:

 


*人物OOC


*轻松向,一发完


 


贺天和莫关山在一起一个月了。


周六照惯例莫关山到贺天家打游戏消磨时间,两个人玩得兴致过了,莫关山去厨房打算找点东西吃,留贺天一个人在客厅。


贺天拿起手机,百无聊赖地翻看,看到自己前两天和展正希的对话。


见一那天打球崴了脚,展正希背他去了医务室,又发微信让贺天帮忙把操场边两人的书包拿去,贺天开玩笑地回了句:“背走了我的白月光,还使唤我做事。”


白月光这个词是贺天新学的,自从和莫关山在一起,他有时候会看看网上那些腐女们看的耽美小说,里面常有这个词出现,还常有绿茶白莲。贺天想,自己心里有没有白月光呢?如果有的话,大概是见一吧。


莫关山洗完苹果走过来凑到贺天旁边,“看什么呢?”


贺天突然回神,下意识把手机藏到背后。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贺天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又主动把手机递给莫关山。他心里莫名后悔打趣展正希,莫关山看到自己说见一是白月光一定不开心。


莫关山看完聊天记录愣了愣,又对贺天笑道:“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白月光而已,就是心里一个憧憬罢了,我明白。”他早就觉得贺天对见一特别好,不过没关系,他最终还是属于自己。


这话却像晴天霹雳一般,惊得贺天心头一颤:“你心里也有白月光?”


被他这一问,不知怎地莫关山反倒心虚起来,耸耸肩,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有白月光。


贺天看他这轻描淡写的样子,憋屈地咬住牙,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


真的有个白月光?莫关山心里真的有个白月光?!而他这避之不谈的反应……是在护着那个白月光?


思绪一片混乱,贺天只觉得又气愤又伤心,偏偏又不想让莫关山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化,只好假装轻松地开口:“不是说不算大事吗,还不能说说?”


莫关山睨了贺天一眼,犹豫了两秒,道:“其实……跟你一样。”


跟我一样?贺天一头雾水,什么叫跟我一样?


“唉,就……就有段时间挺欣赏见一的。”莫关山有点不自在。


看到莫关山因为别人而扭捏害羞的样子,贺天只觉得耳边轰得一声,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大脑停工了一秒后,贺天又反应过来,红毛喜欢见一?


他怎么会喜欢见一那种神经兮兮的娘炮?


“见一有什么好的?!”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怒意,贺天瞪着他,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使劲来回晃,“他成天叽喳个不停,留那破头发又长又丑,聒噪得要命还娘们唧唧的!他到底有什么好的?”红毛你快醒醒,快看清见一丑恶的真面目!


“……你怎么这么说他?”莫关山被晃得眼花,惊讶地看着张牙舞爪的贺天,这人就这么形容自己的白月光?


“你怪我说他?!”贺天早忘了见一也是自己心里所谓的白月光,听了莫关山的话气得要掀了房顶,红毛竟然在自己面前袒护别人?!都怪那个装疯卖傻的死绿茶、死白莲!


莫关山看情势不对,慌里慌张地解释:“我的意思是,反正他又不喜欢我,你就算不想让我喜欢他也用不着诋毁他。”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完了,用错词了。


“我诋毁他?你就是觉得他什么都好是不是!”大概是气过头了,贺天觉得眼眶有些泛酸,“你还想着要他喜欢你?”


莫关山看着面前几近崩溃的贺天,心想自己真是说多错多,半开玩笑地打算结束这个话题:“好了好了,我从来没想追见一,反正我抢不过展正希也抢不过你。”


这话反而像一把利刃插到贺天心里,他抹了把脸:“我懂了,如果见一喜欢你,你就会跟他在一起。”


对话越走越偏,莫关山赶紧说:“你别瞎想,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心里又想见一不也是你贺天的白月光吗,你这么优秀,第一个该担心被见一撬墙角的人不是自己吗。


贺天忍住五脏六腑里翻涌着的各种情绪,呼出一口气,问:“你喜欢他什么?”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就是纯粹地欣赏而已!”莫关山安慰地拍了拍贺天的背想终止这个话题。


“那你欣赏他什么?”


深知贺天得不到答案不会罢休,莫关山不得不敷衍过去:“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挺有活力吧。”


有活力?什么活力?


是指见一那一惊一乍的性格?还是因为他遇人就扑,喜欢卖萌撒娇? 


相比之下自己大概确实没有活力,一天到晚一张扑克脸,还时不时对人拳脚相加,莫关山肯定觉得挺没意思的。


贺天呆呆地想了一会儿,突然很难过。


莫关山皱眉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贺天,他脸上的失落那么明显,明显得莫关山心都痛了。


“真是个大傻子,胡思乱想什么呢?”叹了口气,莫关山一手抚上贺天的脖子,自己的额头抵上他的。


虽然要说出口挺不好意思的,但莫关山真的不能忍受看贺天伤心,所以——


“就算用一千一万个见一来换,我也只要这一个贺天。”


堆积在胸口的委屈猛地爆发,贺天的视线一下模糊,他低下头把脸埋在莫关山的颈窝:“你说的。”


“我说的。”莫关山坚定地回答,侧过头吻上贺天的头发。


 


 


番外


 


几年后,贺天和莫关山都已经是大学生,两人也早已经像是一对老夫老妻。


大一学业不重,他们想着买只狗打发时间。


莫关山知道贺天小时候就喜欢金毛,便主动说买只金毛。


贺天想起自己救过的那只落水小金毛,也表示赞同。可没一会儿他又反悔了,死活不肯要金毛,也不肯告诉莫关山原因。


莫关山虽然不解,也任由贺天去挑其他犬种了。


于是单纯毛并不知道心机贺九曲玲珑千回百转的心思——


莫关山不会喜欢那死绿茶的破头发吧?


莫关山会不会是因为还对死白莲有念想才想要只金毛?


真买金毛回家,万一莫关山天天睹狗思月光怎么办?


绝对不能给他死灰复燃的机会!


没错!必须要只黑毛的!


 


后来,心机贺单纯毛以及他们的黑色杜宾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完。




  


见一:??????????



评论
热度 ( 272 )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