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摸摸头

|贺红|吸烟有害健康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迪可洛克:

《吸烟有害健康》


summary:寸头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摊上事的。一个你兄弟坑死你,你还只能没脾气的故事。


·贺红only,极短速打一发HE完,捉虫再放到lo上。


·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破车【。无Warning。可能PG-13一点点。


·寸头别打我,你最可爱了。谢谢小天使们阅读!




    01.


寸头拿着打火机的手在颤。


他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漫长、灭绝的课那么令人怀念过。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对,吸烟有害健康。


真是太他妈对了!!


 


02.


一开始的时候寸头完全没想到事情有朝一日会发展到这样。


他确实觉得贺天最近有点反常——总是拐弯抹角、有意无意地各种向他试探着打听他老大的消息。


包括这个打火机——这个该死的——打火机!也是那日贺天突地随手“献殷勤”送的高端货——等等!他是收下了打火机但是他绝对没有卖他老大!他可以发誓的!……敌人的资源,不占白不占嘛!


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


 


03.


时间再往前回溯大概十分钟。


起因是他实在觉得灭绝的课委实无聊,干脆从后门溜了出来意图抽个烟消遣一下。


溜出来的过程很顺利,直到结束那支烟为止,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他心情愉悦地随手捣玩着打火机打算回班了。


——就是这个时候!谁能想到!贺天居然抓着他老大衣领就这么大喇喇闯进来了!


寸头打开厕所隔间门的手几乎僵住了、他刚掀开翻盖打火机盖子的手也停住了——


他第一反应是贺天又来找他老大麻烦,第二反应是心虚——他最近着实卖了不少情报给对方……,但是他发誓他原先一点都没想到贺天真敢动手——还是在学校。


寸头又是愧疚又是护友心切,干脆就紧紧张张地将计就计关上了厕所门,沿着隔墙蹲了下来仔细听着旁边的动静。


他这一听可不要紧——


 


04.


他老大似乎确确实实被贺天给揍了。


揍得还不轻。


一个劲只能喘、只会骂的那种。


18岁的寸头一开始已经脑补了一百种自家老大被揍的姿势了,然后听着听着,他就觉出那么点不对劲来。


哪儿不对劲呢?


 


05.


哪儿都不对劲。


他老大的动静好像不太对劲?


试问如果是他被贺天揍了(显然的他只能单方面挨揍了),估计他应该没法这么乖巧地就这么呆着被揍,意思意思的反抗、徒劳无功的挣扎总还是会有的吧!可是他老大好像太过安静了点,像是有意识地把所有声音抑于喉底了,不过也不排除他老大已经被贺天打残了的情况——像是古龙金庸里那些小说似的——被挑断了脚筋手筋的大侠,只能被迫受辱。


这么一想他老大真是太惨了,等贺天走了他可得跟老大合计着怎么讨回来——


但是这么一想的话……他老大叫的好像也不太对劲?


试想如果是他被贺天揍了,他肯定会大声怒骂啊——顺便再求个救什么的……以莫关山的性格求救示弱是不可能了,但是这么忍气吞声的反应可实在不像他。


寸头总觉得他老大发出的声音实在陌生又熟悉,像是在哪儿听见过……


莫关山的声音似乎随着他的思绪大了些,寸头听见他颤声道:“你他妈完了没有,万一有……”


万一有什么?


寸头没听见他后半句,因为莫关山的后半句已经被“啧啧”的水声打断了。


寸头浑身一颤,握着金属打火机的手像是握了冰块,全身瞬间过了遍生物电。


……他好像……好像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也知道他老大想问什么了。


——完了。


 


06.


完了完了。


寸头几乎不会思考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决定梳理一遍事情经过,因为直到此刻他都觉得自己在梦里。


但是手里还开着盖的打火机越来越热,烫到让他不得不确认自己醒着。


自己出来抽个烟,无意间选了一个靠通风口、方便散味的隔间,出来的时候撞见了自己的朋友和他的死对头挤进厕所隔间——


然后他们不是应该打架吗?


但是他们没有打架。


寸头对着自己使劲催眠:寸头,接受现实,你老大在跟贺天干……


所以是干羞羞的事?


不是干架?


——对啊!哪里有人到厕所里干架的!


寸头羞愧难当,都怪自己学识短浅,所以话说回来,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推门出去呢?那样可能现在自己就不用尴尬了。


然而此刻他只能进退维谷。


而且他清楚地听见了有人解裤绳的声音。


 


07.


寸头试图冷……冷静个屁啊!!!


这里就三个人!!!


他!他老大!贺天!


他看了看自己裤子,完美无缺地在它该呆的位置上;他思索了一下刚才的局势,怀疑自家老大的裤子这会儿可能根本不在该呆的位置,那就只能……


寸头崩溃了。


他18岁的人生从未如此黑暗过——


莫关山的压抑的喘息已经变了调,染上了冷辣的甜腻。又有衣料窸窣的声音暧昧地合着窗外树叶的唰唰声,有些说不出的岁月静好感。


——打住打住!!!


重点现在不是这个!!


寸头闭眼绝望地沿墙滑坐在地,无声地在心底含泪呐喊:


这里有人啊老大!!!!


你振作一点啊!!!!


你不是想问的吗!!!大声地问出来啊!!!不要“万一”有人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他要哭了啊老大!!


你的原则呢!!!


你的理智呢!!!


这里!!!有人!!!啊!!!!


寸头再一次哭晕厕所。


 


08.


另一边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寸头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呆滞麻木了。


一旦做好了心理铺垫,莫关山破碎压抑的低喘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了;贺天压低了声线的胡言乱语似乎也不是那么刺耳了;甚至连他们唇舌相接发出的啧啵声他都能眼观鼻鼻观心了;更甚至连他们撕开保险套的声音都……


卧槽!!!停一下!!


停一下!!!!!


寸头觉得天要亡他。


他几乎想把自己的脑袋悲愤地塞进马桶里。


剧本怎么这么淫乱??


他抽烟喝酒,打架拉帮结派,逃课逃操,但寸头相信自己归根究底是个好青年,——然而他又做错了什么!!


他就命该如此??


他几乎要喊出来了。


想不顾男子汉尊严——去他妈的男子汉尊严——地大声拍墙哭喊,想告诉一墙之隔的无良爱侣们注意影响,想痛斥贺天的不要脸(他居然还低声安慰着说什么“没关系,很快的”之类的一听就是狗屁的爱语),想怒骂莫关山的没原则(他老大居然就象征意义上的骂了几句贺天不要脸!!只有他不要脸的话你喘什么啊!!你倒是推开他啊!!!)……


——但是他只能咬着食指的指节无声地哭泣。


去他妈的贺天,去他妈的莫关山。


呸,虚伪的兄弟情义!!!!


 


09.


被痛骂的两位当事人似乎已经渐入佳境了。


可怜的寸头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麻木,现在他几乎就要弃疗了。


但他随即意识到另一件更让他倍感绝望的事——握在他掌心里还开着盖的打火机已经烫得他要拿不住了……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他现在面临人生的重要抉择——


盖上盖,还是忍着?


生存,还是毁灭?


 


10.


寸头从来没觉得人生如此艰难过。


他艰难地推演着自己做出选择后可能承担的后果。


要么就是忍着。可是谁知道还要忍多久呢(他们这才刚刚爽上的样子),谁知道自己到那时候还还能不能忍住呢(他现在已经脑袋要爆炸、手心要烫得起泡了),谁知道忍完了是不是就真完了呢?


可是如果盖上。万一发出了什么声响打断了情浓的两个人,到时候他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贺天是连蛇立都给打到地里去的人,搞不好自己就寿终正寝了);万一他老大脸皮薄,到时候一个恼羞成怒跟自己交恶了,他好不容易交到的兄弟就这么给冤没了,他连个可哭的人都没有;更可怕的是——万一他两都不在意,想着反正都被发现了,干脆放飞自我了大开大阖了,那他真是生不如死……


选择他一时间还做不出来,就干脆开始试着胡思乱想,引开自己的注意力。


他真的没想到这两个人会是这种关系。


可以说是相当震惊。


今天以前、耳听为实之前,要是有人跟他说贺天和莫关山不清不楚他可能会笑掉大牙,然而现在他只觉得毛骨悚然!


用莫关山的话来讲,这简直太jb吓人了。


然而还有比这更jb吓人的。


寸头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要被迫听完一场活gv了。


他人生中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事,居然不是主角。


这都够让人绝望了,更令人绝望的是你听的还是你兄弟的。


更更绝望的是,你还以为你兄弟跟他姘头是死对头。


要命了要命了,扎心了扎心了。


他先是狠狠地在心里怪贺天。


他觉得贺天就是中二男青年大傻x,怎么会有人连西红柿炒鸡蛋都做不好(这还是莫关山给他透露的,他当时只顾着笑了,现在只觉得脊骨发寒);怎么会有人把做爱地点选在学校男厕所;怎么会有人放着前凸后翘的一众妹子不要,偏偏跑来日他兄弟——当然他的意思不是莫关山不够好搭不上贺天,实在是贺天以前明明不是这种人的!!寸头几乎想掩面而泣了,他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贺天人面兽心的本质呢???肉体上征服他老大居然还不够,忽然还这么卑劣的要征服对手的精神。简直太无耻了!!(他完全忘记了手里的打火机就是受贿品)


接着他又忍不住开始埋怨莫关山。


他这个兄弟是怎么回事啊啊!!!大兄弟你谈恋爱都不跟哥们通风报信一下的吗!!!!你tm要是早说了,他也不至于傻了吧唧地还想留下“保护”他啊!!!而且真是倒了血霉了,摊上谁不好,非摊上贺祖宗!!!你享受是享受了!!兄弟就在你隔壁受苦啊!!!!!求你了!!!求你了!!!!!


他甚至开始垂头丧气地记恨起灭绝。如果当时他出门时灭绝拦住了他,他能一失足成千古恨,走上人生错误的岔路口吗!!!如果灭绝意识到他出门肯定没好事,抓到他抽烟让他回去写检讨了,他至于落到今天这个田地吗!!!


他不能!!!!!!


 


11.


然而想来想去,他的注意力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到了手里那个越来越烫的打火机。


他真的不行了——


他得想个法子。


那边莫关山已经开始无意识地胡言乱语,贺天似乎笑了下,然后一阵轻响——


寸头几乎屏住了呼吸,内心忍不住地期待他们这就完事了——然而令人更脸红心跳的声响又很快响起了,这令他绝望地意识到那两个人极有可能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了。


他的脑海里一片混沌,几乎失去意识。


——还有这种操作??!?!!!你们还tm挺会玩是吧!!!!!


但这也给了寸头一些启发。


盖盖子的风险是有点大,那换个姿势呢?比如把打火机放下?


他看了看瓷砖又咽了下口水听了听那厢的声响,意识到一时半会儿他们是结束不了了。


——行吧,那就放吧。


寸头小心翼翼地把那个金属打火机缓缓放下,就差那么一点点……胜利就在眼前了!!寸头激动地想哭!!!想为自己欢呼!!!他几乎下定了决心,等出去后再不抽烟——


突地也不知贺天一个大动作让莫关山爽到了哪儿,莫关山一个高喘再没憋住,直接惊溢出了喉间——


寸头稳稳的手终于还是抖了——


那个可怜的火机——


——终于还是倒在了瓷砖地上,终于撞关上了已被烧烫的盖子。


——终于发出了清脆的一声。


——终于,万籁俱寂。


 


12.


寸头真的崩溃了。


寸头终于崩溃了。


 


13.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万分火急之下!


只见体育成绩一向良好的寸头同学——三步并作两步!一个大跨步双手往前狠狠一拍!愣是把自己的身形稳在了那个小小的通风窗口边缘,他也顾不得那个窗口此时有多么脏、多么狭窄,双臂硬生生一个用力就整个人跃出了窗口!!


他几乎想哭了!!


这简直像是获得了新生!!


赞美上帝!!


赞美厕所设计师!!


他一个落地滚在底下的草坪上又滚了两圈,接着气也不敢换地连滚带爬跑回了教室。


鉴于他实在过于灰头土脸,老师甚至又觉得他是翘课出去打了一架。


寸头真是有苦说不出。


他倒真的希望自己是去约架的。


真的。


被打一顿也比刚才那种情形让他好受。


但是人生不能重来。


他也不能选择做李白。


他只能痛定思痛,告诉自己,吸烟真的,有害健康!!!!!


 


14.


下午他再见到莫关山的时候对方脸色黑得吓人。


寸头做贼心虚,缩着脖子连招呼也不敢打,偷摸摸绕路就想走。


未料想被人一把捞住了领子。


他全身僵硬着颤颤巍巍回头去看。


——居然是脸色诡秘的贺天。


——完了完了。


 


15.


待寸头一脸慷慨赴义地被人拎到角落里时,他已经想好自己最惨的死法了。


但是贺天还是那个阴阳怪气的笑容,寸头怂了,他真的怂了。


他把那个打火机落在哪里的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完了,现在那一丝侥幸也彻底消失。


他巴不得自己此刻能有面小白旗,他就举着,哭着喊救命——什么面子?他可以不要的。


 


16.


但贺天只是微笑。


寸头几乎要哭了,只能试着抢救一下自己。


“哥,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一晌贪欢去那儿吸烟,不应该多管闲事怕你要打我老大——我错了你不会打他的,我智障——傻了吧唧留在那里,不应该……不应该畏畏缩缩地不出声,不……不应该在紧要关头坏你们好事……,哥,我罪该万死。”他这么串话说完了,觉得自己整个人都“-1s”,续命失败。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简直就是逼人家翻车的罪魁祸首。


然而贺天没有弄死他。


他只是拍了拍寸头已经发抖的肩膀,笑眯眯的狠狠捏了一把他的肩膀。


寸头抱着自己粉碎性骨折的肩膀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黄金男孩之感。


这可能就是真爱的力量吧——贺天连人都不打了,实在太感人了。


寸头内心莫名其妙地感动得一塌糊涂,甚至想给贺天献一面锦旗。


他决定了,他会保密的!!带着一个秘密进坟墓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嘛!!


不就是莫关山吗!!兄弟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


面子他当然是要的!!!


 


17.


终于,满心迷之愧疚的寸头就这样叛变了。


可怜的莫关山直到最后也没能找到见证他脸面丢尽的那个混帐。


不过没关系,贺天跟他保证那个人什么也不知道。


他对这句话其实将信将疑,但是奇怪的是,下午他一跟寸头问起他对贺天的印象,寸头立刻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吹贺天的画面显然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他开始认真地思考是不是只有自己觉得贺天不靠谱。


估计知道了真相他得杀人。


哦——还有更奇怪的事情。


寸头原先一直有点烟瘾,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突然就戒了,还戒得很彻底。


打火机都扔了。


不过管他呢。


吸烟有害健康嘛。


 


#end



评论
热度 ( 345 )
    qmglqmgl.ge//imglf1.ph.126.net/cDevil$ze.YNzFX5UT0Devil$http://xanne.lofter.com/" title="安荨麻 - 06/06 03:34"> ://lvss7.lofter.com/" title=Sk1aMUhQckI0aHp4aUpjMzlBQ29X06/11 11:40">颍川军祭酒 很喜欢此文字
    86
    乄5http://xanne.lofter.com/" title="安荨麻 - 06/06 03:34">
    推荐了此文字 薇玮蔚http://xanne.lofter.com/" title="安荨麻 - 06/06 03:34"> 很喜欢此文字
    other&liry58YdvKYE_ow==/6631420708other" siryze.3<2>
    <2> Avocadotit/http://xanne.lofter.com/" title="安荨麻 - 06/06 03:34">
    r荐了此文字
  1. 很喜欢此文字
    很喜欢此文字
  2. 6/02<14:516x蹎9lB>http://xanne.lofter.com/" title="安荨麻 - 06/06 03:34">
    6/02<14:516x蹎9lB>http:小鸦仔 - 06/13 13:16">
    某晴 很喜欢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