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摸摸头

丘名山车神记

百年Eric_:

丘名山车神记


 


——


#贺红#


回头看了看头文字激动的晚上睡不着........摸个鱼,搞笑向,ooc


——————


 


H市有座丘名山。


这周边的飞车党们就经常聚集到这里来吹吹牛逼打打屁,显摆显摆新车泡泡妹。也就图个乐子。


但是真正玩车的人也有一些。


 


车神算是里面玩的专业一点的。


 


车神是一群飞车党二世祖给封的称号。


车神姓莫,叫关山。曾经也是个二世祖。


 


车神辉煌过一阵子。


他家里还有钱的时候他也年轻,看电视上播的赛车动画入了迷,于是便托人从香港那边悄悄运进来一辆RX-7,回来花大价钱改装了一番后便在丘名山上跑了起来。


关山那时候还没领到驾照,但他真的开的好。


他比较有天赋,不久就被人传的神乎其神。


都说丘名山有个红头发的人经常晚上飙车,开一辆大红色的RX-7,漂移就跟动画里一个样儿,超级牛逼。


当时一群飞车党就不太服,约着17岁的关山跑了一圈,回来就跪下了。


车神!他们喊道:从此这丘名山的车神就是老大你!


 


关山对这个称号感到有点羞耻其实。


被叫做车神什么的,真的很羞耻啊。


 


但他还是半夜上山跑一跑。他开车跑山路的时候能忘记很多事情,开车的时候他很开心。他喜欢开车。


他就这样跑了几年,久而久之发展出了一批粉丝,半夜不好好睡觉专门上山截住他要签名。


 


车神有很多女粉丝。


但是传言车神其实是个基佬,因为他从来不对那些穿着清凉的妹子们表现出什么过度的关怀。


其他人就很高兴。车神不出手,妹子他们泡。美滋滋。


 


车神这样在山上跑了四五年,然后突然有一天,他消失不见了。


 


知情的人透露消息说他家里出了点事,玩不动了。


丘名山便再也没见过车神那辆大红的RX-7。


 


关山家里确实出事了。


他爸爸因为生意上的事情遭人陷害,被一夜之间送进了监狱。偌大的家业说垮也是弹指一挥间。


关山的车便再也玩不动。


 


他跟着妈妈卖了所有的房产,卖了所有的车。还债。


他们搬出了别墅,搬进了普通的楼房。


但他的RX-7没卖。


 


有人闻风前来,开出个无比优惠的价格,想买他的车。


他在房里坐了一晚。关山看着车钥匙上的小红龙挂件,还是决定不卖。


 


他跟妈妈开始经营小饭馆。


关山虽然曾经是个二世祖,但他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二世祖。


他会做菜,而且做的相当好。


人家开饭馆厨师好歹也是经过新x方培训过的种子选手,但关山根本不惧。他的天赋很好的体现到了开车之外的另一个点上:做菜。


 


关山便开始勤勤恳恳经营小饭馆。


他的车便放在那里吃灰,偶尔能保养一下就该乐开花。


他不是不想开,只是开车烧钱。


现在没这么多钱给他烧。


 


他只好攒钱。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自己去挣钱,那种东西他以前都没有概念。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生活逼人成长。


 


关山那晚实在睡不着。他翻来覆去,爬起来看了两集赛车动画,看的他有点激动,平复不下来。


他便半夜悄悄跑出家门,把自己许久没动的RX-7开着窜了出去。


 


丘名山还是那个丘名山。


车神却已经不是那个车神。


 


但关山根本不在意。他只是开车跑山路,他只是坐在车里,握住方向盘,往前跑。


开车令他放松。


 


丘名山这几年没了车神,一群飞车党都很少上来玩了。


晚上山路上几乎没有车。


关山就开着他的宝贝飞快往前跑。


 


他许久不开他的宝贝,他十分想念这种感觉。


但他确实不敢多开。因为烧油。


油就是钱。


他现在可没有钱。


 


关山跑着,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他跑在丘名山的山路上,每一段道路他都熟悉,他仿佛回到了16、7岁开车的时候。


像风一样自由。


 


对面开上来一辆车。


两车擦肩而过,关山抬眼皮看了一眼车牌。那是辆普通的奔驰AMG,挂的是隔壁市的牌子。


正规车,跟他万年不能上牌的RX-7不能比。


 


不过现在晚上的丘名山几乎没有人上来。


关山没多想,他就只想着快点把宝贝开回去。


养不动的。


 


跟他错过去的奔驰上有人在聊天。


现在内地还有人开RX-7?


很少见了吧,那车看起来蛮新欸!


开的不错。你认识吗?


不知道,我可以给你打听打听。


..........


...........


越开越远。


 


关山当晚把车开回去,把梦和野望压下去,第二天便又去开店营业。


莫老板还是这个莫老板。


他要挣钱。


 


他店里傍晚时分来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黑头发,长的很惹眼,怀里还抱着一大束红玫瑰*。


他张嘴找老板。


一店的人都停止了吃饭,悄悄等着看戏。


 


关山那时正在后厨炒菜,他听到服务小妹叫他,围着围裙走出来,被玫瑰撞了个满怀。


 


你就是丘名山车神吧。那男人面不改色说道:我叫贺天,我来找你下战书。


..........


关山无语。


 


你他妈头文字d看多了吧.....


关山在内心吐槽着,拒绝了他。


 


什么丘名山。关山装糊涂:我不知道。


我昨晚看到你了。贺天站在那里坚持:他们告诉我,车神开了家饭馆,西街上最好吃的那家就是。我都吃了一溜儿,肯定就是你没有错。


 


..........神经病。


关山不理他,扭头就回了后厨。


 


贺天也没说什么,坚持留下了玫瑰就走了。


关山以为这事就算完。


但远远没完。


 


第二天贺天又来,但他不下战书了,他单纯吃饭。


他吃完饭坐在那里用不时夹杂着英语的咏叹调赞美着关山的厨艺,周围人默不作声挪远了一些。


第三天,还来。


第四天,依旧来。


..........


............


 


整一个星期关山都能从店里看到贺天的身影。


关山说服自己,别去管他。反正他掏钱吃饭,自己拿钱炒菜。


很合适。


 


但贺天逐渐不满足于每天来吃饭了。


他开始骚扰莫老板。


 


我们明天开车去丘名山兜风吧。贺天搭在柜台上邀请正在算账的关山:我载你,你想坐什么车。


胳膊拿开。关山将单子抽出来,一把推开他的帅脸:不要妨碍我挣钱。


..........


外面在下雨呢。贺天强硬的把花塞到关山怀里:听说下雨天,向日葵跟帅哥更配哦!


配你个头。关山一脸嫌恶把他推开,但是却收下了花。


花开的好看,花没有过错。


...........


............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


 


期间贺天生方无数,换了三十七辆车,送了二十八捧花,力图打动莫老板钢铁一般的内心,架势乍看起来就像要泡他一样。


莫老板本来就不是很直,他有点把持不住。


 


车手不需要女人,这话没错。


可没人说过车手不需要男人啊。


 


关山隐约感到有点不对劲,他对贺天的抵制正逐步瓦解。


他甚至萌生了一种要不然跟他比一场的想法。


 


他开始经常性的去看望自己的宝贝。


关山靠在它身上,摸着它的外壳,就像摸孩子一般。


这车陪了他近10年,真的就像他的孩子一样。


 


但就在他要开口答应贺天跑一场这当口出事了。


世事无常,就是不让你称心如意,安安稳稳过日子。


 


关山妈妈进医院了。


要动手术,要花钱。


 


关山没有钱。


他真没有那么多钱。


 


关山没办法了。


他又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一夜,然后他投降了。


 


H市的地下车市交易网上有人发布了一条信息,要卖一辆RX-7 。


国内RX-7少见,像图片上那样的更少见。


有人认出了这辆车。


 


当年丘名山车神的宝贝啊。


这车的价钱就炒起来了,但没有炒的很高。


 


很多人都是图个乐子,他们并不真正的玩车。


关山的RX-7改装过,零件单拆下来也能卖出价格。它的价钱低迷了两天,然后突然就窜高了。


有两个人在竞价。


 


那价钱每刷新一次,关山就高兴一次,也心痛一次。


但没办法,总得选。


 


那两个人就一直出,一直往上翻。其中一个人后来懒得点了,直接在另一个人的价钱上翻了一倍。


很贵。


起码快要超出这车的应有价值。


但这样很能打击对面的信心,对面就沉默了。


关山的宝贝最终留不住。


 


关山跟那人打了个电话,简短的说明了一下,那人当天晚上就从隔壁市过来提车。


是个白头发的年轻人。他俩只见了一面,关山拿了卡,最后摸了一把自己的宝贝,然后便看着它消失在货柜车里,眼睁睁看它走远。


 


关山去医院看了看妈妈,安顿她睡下,然后回家去坐在房里看了两集赛车动画。


那是他买车的初衷。关山默默哭了一小下,然后关掉视频躺上床,却睡不着。


他从16岁开这辆车,到他25岁。


他卖了它。


 


他觉得对不起它。


但没有办法。


 


关山伤心够了,第二天又早早去开店,营业挣钱。


 


贺天果然又来了。


他坐在那里点完菜,然后跑去了后厨,又给关山下战书。


 


我把车卖了。关山埋头做菜,并不转身。


爱吃不吃。他闷闷道:不吃滚。


 


贺天就笑的很欠揍。


他把手伸到关山眼跟前,然后张开:你看。


 


关山正在放酱油,一不小心走了个神,酱油立马倒进去半瓶。


他赶忙关了火。


 


你什么意思。


关山转过身看着贺天,他手里的车钥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上面还有自己心爱的小红龙挂件。


 


没有什么。贺天搭着关山的肩膀:还是我说的,你跟我比一场。


你赢了的话。贺天稍微拖了点语调:车归你。


 


关山觉得不爽,但又发不出火来。


贺天这人也就是这个样子,他大概没什么恶意。


 


贺天一笑,他伸手揉了揉关山的头,又出去接着等菜。


 


他俩约的一个星期后。


不知道消息怎么透露了出去,H市的飞车党一夜之间都知道了这事情。


 


丘名山车神要复出!


 


那些飞车党二世祖都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当年的丘名山车神,意气风发,车开的牛逼还不抢他们的妹。


他们想念他。


 


日子很快就到了,当天晚上关山提前跟贺天去取车。


他上山绕了一圈。


 


他的车在贺天那里被保养的很好,他很高兴。


但他又有隐秘的不爽。


他的车是他的宝贝,被别人这么用心呵护着,倒有点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照顾的感觉。


 


关山开车载着贺天到了起点。


山上早已围了许多人,一群女粉丝在路边尖叫。


 


当年的二世祖已经都长大了,但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们围过去说:车神,给我签个名。


 


关山就笑。


 


关山扭头看向贺天,却发现他坐进了一辆停在边儿上的保时捷。那车标志在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


你他妈是瞧不起我还是你真脑袋不合适........


关山觉得贺天跟车标志一样周身也闪着人傻钱多的光辉。


 


他就那样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贺天,然后贺天施施然又下了车。


贺天走过去咧嘴一笑:别害怕。


 


他身后缓缓开来一辆货柜车,车门打开显出了里面的车子。


居然也是一辆RX-7,整个车身被喷成了深蓝色。


红蓝自古出cp,没毛病。


 


我开这个。贺天看他们把车放下来,扭头对着关山粲然一笑。


 


关山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就觉得,可能上当了。


这个看起来人傻钱多长得好看的二世祖可能在装大尾巴狼。


贺天一定在装。关山有点气愤:他根本就是老油条,他他妈跟我装小白。


关山觉得这赌局答应的有点傻。


他问:我要是输了怎么办。


 


关山觉得自己不会输,但他就想问问。问问安心。


 


输了?贺天弯腰凑近他,近到要贴在一起:输了你就是我的了。


 


关山当即下定决心死也不能输。


 


他俩就位,听到指示一同窜了出去。


贺天当真开的不错,一直紧紧咬着关山。


关山甩不掉他。


 


关山就有点心慌。他不想输。


但说白了他其实也没那么讨厌贺天,他就很纠结。


 


他纠结着,对面就突然飞快窜上来一辆凯美瑞。


压根防不住。


 


你们他妈不是把路封了吗!!怎么还有车!!


关山当时心里就骂了一句,他下意识要躲开。


但他突然想起了跟在后头的贺天。自己一避,贺天可能就撞了。


 


这种情况下,反应过来和反应不过来,怎么都会出事。


关山那一瞬闭上了眼。


 


他的车前盖爆发出尖叫。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在山路上。


 


撞了。


 


一辆大红的RX-7,和一个红头发的男人。


 


贺天堪堪停下来,赶忙下车跑过去。


救护车和警车尖锐的声音盘旋在丘名山上空,围着的人顿时作鸟兽散。


 


贺天站在医院走廊,身边坐着对中年夫妻。那是开凯美瑞那二世祖的父母,正在扬言要让撞他儿子的人进监狱。


 


怎么这么多不长脑子的二世祖。贺天有点烦躁。


可笑。贺天居高临下轻蔑的看着他俩:那红头发的有半点事情,你儿子这辈子都不要想两条腿走路。


贺天那气势成功唬住了两人,再也没敢闹一下。


 


所幸关山没大事。


他就是流了点血,断了几根骨头,还有点轻微的脑震荡。


他住了几个月院,差不多养好了身体。


但他的宝贝不太好,撞得惨不忍睹。


 


贺天动了点手段又把被没收的两辆非正规车要了回来,他找人拆出零件,又四处找了很久,趁关山住院这段时间给他又拼了一辆完整的RX-7出来。车身还是喷成了大红色,只不过加了两道蓝。


 


关山出院去看望了一下,觉得这好像是自己的车,又觉得好像不是自己的车。


这感觉就像跟贺天生了个孩子。


很怪异。


 


关山复健了一个月,他俩在一个晚上又跑上了丘名山。


他俩的孩子当时正在保养,贺天便开了辆保时捷载他上去。就是被说人傻钱多的那一辆。


 


贺天载着关山上去绕了一圈,他没有开的很快,但是开的很显技术。关山坐在副驾观察了一会儿,他有点挫败。


 


他俩停在山顶降下车窗吹了会儿风。


 


我觉得。关山坦诚开口承认:我可能跑不过你。


没关系。


贺天轻松回答他:跑不过那车也是你的,只不过你就是我的了。


 


关山就突然后悔这么说了。这个人还是跟以前一样令人不爽。


 


不要皱眉。贺天笑着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我第一次见你开车时,我觉得,你就像风一样。


自由,无拘无束。


 


山顶正好吹起一阵风,带着树叶沙沙作响。


 


要跑跑看吗?贺天问他,示意他来开车。


关山看着他的脸,心下一动:好啊。


 


他俩换了个位置,关山呼出一口气,开着车下了山。


虽然不是他的RX-7,但路还是这段路,感受一样深刻。关山飞快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山顶上,他的心怦怦跳着,有点激动。


一种久违的感觉。


他16岁在这山上跑的时候,他25岁在这山上跑的时候。


那种感觉。


 


坐好。关山提醒贺天:我要开了。


他又窜下了山,在山路上疾驰。他想确认一点事情。


晚上山路格外寂静,只有引擎的轰鸣声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关山突兀的踩了刹车,停在了半路。


他想了一下,拔下车钥匙,起身艰难的移到了旁边。他跨坐到贺天腿上,弯着腰低头看他。


贺天看向关山,看到他的眼里有某种东西。


一种自由,和热情。


生命的光亮。


 


贺天笑了一下,抬手解开安全带,按住他的后脑勺亲吻他。


 


山上开始刮风。


两个男人,一辆车。


 


关山其实很憋屈。这车到底太窄,他舒展不开。


他弯着腰,十分不爽。


 


忍一忍。贺天亲他的侧脸:明天下山去买辆宽点的SUV。


 


遂过夜。


 


————


 


丘名山车神又重出江湖。


 


他白天还是经营饭馆,晚上有兴致就上山跑一跑。


于是又有人半夜不睡觉去山上跑,想偶遇车神,但是每每都看到车神跟一个男人在一起。那男人眼神凶狠,禁止他们跟车神要签名。


 


二世祖们就不太高兴。


但也有收获。车神果然是个基佬,并不跟他们抢妹。


大家一起美滋滋。


 


从此丘名山车神就跟他男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end——


*:头文字D里高桥第一次给拓海下战书就是送了一大把玫瑰去拓海打工的加油站。


BGM:Rage your dream——m.o.v.e


 


 



评论
热度 ( 297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百年Eric_ 转载了此文字
  2. 啊啊啊啊啊零酱~百年Eric_ 转载了此文字

© 酥饼 | Powered by LOFTER